北海亭-最简单实用的电脑知识、ITLetou亚洲网站

北海亭-最简单实用的电脑知识、乐投letou网站

当前位置: 北海亭 > IT信息 > 报刊文摘 >

曹雪芹与红楼梦

时间:2020-04-20 21:31来源:未知 作者:ITLetou亚洲民工 点击:
曹雪芹与红楼梦 一个时代的崩溃,一个家族的败亡,总是伴随着无数梦魇般的经验和体会。从锦衣玉食、沃甘餍肥的昔日到茅椽蓬牖、瓦灶绳床的今天;从黄袍紫绶、玉笏满床的荣耀到一技无成,半生潦倒的颓唐;从百年望族到一介细民,这其中的跌宕变化,深藏着多少梦

  曹雪芹与红楼梦

  一个时代的崩溃,一个家族的败亡,总是伴随着无数梦魇般的经验和体会。从锦衣玉食、沃甘餍肥的昔日到茅椽蓬牖、瓦灶绳床的今天;从黄袍紫绶、玉笏满床的荣耀到一技无成,半生潦倒的颓唐;从百年望族到一介细民,这其中的跌宕变化,深藏着多少梦魇般的故事。这就是曹雪芹呈现给世人的“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的古典白话小说的巅峰之作———《红楼梦》。

曹雪芹与红楼梦

  曹雪芹的身世

  为了更好地理解《红楼梦》,我们先要了解一下曹雪芹的身世生平。我国有很多极具文才的历史人物,因为身处市井,地位低下,大多不见史传,使得他们的身世本身就是一个谜。这虽然增加了理解他们著作的难度,但同时也增加了后人对于他们的研究兴趣。曹雪芹大约于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闰四月二十六日未时生于江宁(今江苏南京),逝于乾隆二十八年(1764年)除夕。名沾,字梦阮,号雪芹、芹圃、芹溪。能诗,有人说他的诗风与唐代李贺近似,但他的诗现仅存题敦诚《琵琶行传奇》中的两句:“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他还是一位画家,喜绘突兀奇峭的石头。敦敏《题芹圃画石》说:“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醉余奋扫如椽笔,写出胸中块磊时。”可见他画石头时寄托了胸中郁积着的不平之气。据说他还精通医术,在居北京西山时,为身边的邻居免费医治,并亲自上山采药。当然他主要的也是最大的贡献,是他创作出了我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红楼梦》。据曹雪芹的朋友描述他“身胖,头广而色黑”。他性格傲岸,愤世嫉俗,豪放不羁。嗜酒,才气纵横,善谈吐。

  曹雪芹祖籍辽阳(一说河北丰润,后迁辽东)。其先祖原为明朝驻守辽东的下级军官,远祖曹世远后归降满洲,被编入内务府正白旗。《红楼梦》里焦大喝醉酒,骂人那段文章,应该可以看出曹家因军功起家的情况。清军入关后,从他祖父曹寅开始,曹家已经是一个有着很高的文化修养和极高文化层次的显赫家族了。曹寅为人风雅,喜交名士,通诗词,晓音律,主编《全唐诗》,有《楝亭诗抄八卷》、《诗抄别集四卷》、《词抄一卷》、《词抄别集一卷》、《文抄一卷》传世。他的《楝亭先生吟稿》,编于康熙四十四年(1705),朱彝尊曾为他作序。他又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剧作家。《红楼梦》里面,五十四回里,贾母在藕香榭听清唱,十二官清唱的时候,点了一个戏叫“续琵琶”,这个“续琵琶”的剧本就是曹寅写的。正是有这样的家学渊源,曹雪芹创作出惊世之作《红楼梦》是一点也不奇怪的。曹寅的母亲曾经是康熙的奶妈,皇子,皇太子对奶妈,那是比自己的生母还要亲的。大家看电视剧《康熙帝国》里,皇子一出生,就被抱离他的生母,交由奶母抚养,是基本上符合事实的。正因为这样的关系,曹寅成为康熙的伴读,并在17岁时就当上了清宫的侍卫,康熙的御前侍卫。大家看清朝的故事中,康熙就是利用这些侍卫擒住了鳌拜的。可见侍卫这个身份和地位非同一般,再加上曹寅自己出众的才能,他得到康熙的信任和重用也很顺理成章。曹家三代作江宁织造:曹玺(曹寅的父亲),曹寅,曹颙(结合《红楼梦》里面的李纨。还有曹頫给康熙写奏章的时候提到,说他的嫂子现在已经怀孕几个月了,将来如果生下一个儿子的话,他的哥哥就有后了。所以曹雪芹非常可能是曹颙的遗腹子)、曹頫(曹颙任上没几年就死了,于是康熙又把曹寅弟弟的儿子曹頫过继给曹寅的遗孀,继续继任)曹寅在江宁织造的任上,康熙四次南巡,都是由曹寅来接待的。可见康熙对他的宠信。也正是这样的家庭鼎盛局面,也预示着这个家庭的衰败。一个是接驾 ,再一个皇太子、皇子、太监找他要银子,当然曹寅本人也很奢侈,养戏班子,家庭的花销很大。这些都在经济上给曹寅造成了巨额的亏空,康熙让曹寅的大舅子苏州织造李煦代管两淮盐差一年,其用意就是用李煦所得的银子补齐曹寅生前的亏空。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又查出曹寅生前亏空织造库银三十七万三千两。康熙只好再次做安排。让两淮盐政李陈常和李煦代为补还。到了康熙五十六年,才总算把这笔账补上。康熙照顾曹家,是看在曹玺和曹寅的情分,到了曹頫这一辈,就疏远、淡漠了许多。

  康熙末年,曹家人卷入了康熙朝皇子之间争夺储位的斗争,曹家是雍正皇帝对立面那一派的。雍正皇帝上台后,大肆屠戮异己。仅雍正元年,被革职抄家的各级官吏就达数十人,与曹家既是亲戚又患难与共的苏州织造李煦,也因亏空获罪,被革职抄家(《红楼梦》故事里,甄宝玉家被抄在先)。但一开始雍正并没有把曹家与李煦一起治罪,而是允许他将亏空分三年还完。雍正皇帝给曹頫朱批特谕,警告他:不要乱跑门路,交结他人,要他拿定主意,安分守己,不要乱来。从总体上来看,雍正皇帝还是对他还是比较照顾的。但是不久之后由于曹振彦(曹雪芹的同宗高祖)的亲孙子曹宜使坏,加之受朝廷内部政治斗争的牵连,曹家后来还是遭受一系列打击。清雍正七年(1729年)曹頫以“行为不端”、“骚扰驿站”和“亏空”罪名革职,家产抄没。曹頫下狱治罪,“枷号”一年有余。这时,曹雪芹随着全家进京。据清雍正七年(1729年)《行部移会》载,当年抄没曹家在京房产,后又恩准赏赐给隋赫德,“赫德见曹寅之妻嬬妇无力,不能度日,将赏伊之家产人口内,于京城区崇文门外蒜市口地方十七间半房,家仆三对,给与曹寅之妻嬬妇度命”。于是曹家便住在蒜市口。乾隆即位后,一改变雍正残酷的做法,采取怀柔政策,曹家在乾隆初年应该曾经复兴过一时。这时曹雪芹在右翼宗学(注①)里结识了敦敏(少曹氏五岁)、敦诚(少曹氏十岁)。他们二人为努尔哈赤第十二子英亲王阿济格五世孙,理事官瑚玐的儿子,并与他们成为至交好友。乾隆四年(1739年)康熙朝废太子胤礽之长子弘皙谋立朝廷,事败。曹家被牵累,再次抄没,曹家从此一蹶不振,日渐衰微。

  经历了生活中的重大转折,曹雪芹深感世态炎凉,对封建社会有了更清醒、更深刻的认识。据张永海考证曹雪芹曾在宗学任过一段时间的“瑟夫”(满语教习)。晚年(最迟在公元1756年),曹雪芹移居北京西郊。生活更加穷苦,“满径蓬蒿”,“举家食粥酒常赊”。他以坚韧不拔的毅力,专心致志地从事《红楼梦》的著述。乾隆二十八年(公元1763),秋天,曹雪芹爱子痘殇,他陷于过度的忧伤和悲痛之中,卧床不起。到了这一年的除夕(1764年2月12日),终于因贫病无医,“泪尽而逝”,享年约四十岁。

  《红楼梦》的魅力

  《红楼梦》最初的名字叫做《石头记》,上面还有几个人的批语,其中最重要的有两个:一个署名脂砚斋,一个署名畸笏叟。问世不久,曾经以手抄本的形式流传了三十年,被人们视为珍品。“当时好事者每传抄一部,置庙市中,昂其价,得金数十,可谓不胫而走者矣!” 京师流传的竹枝词说“开谈不说《红楼梦》,纵读诗书也枉然!”。在谈论时,有时因双方意见不和,争执不下,“遂相龃龉,几挥老拳”。可见其受欢迎的程度。

  任何文艺作品都会或多或少的存在作者个人的影子,作品本身必然会反映出作者的身世背景、人生经验、个人好恶以及他的思想感情。以曹家未衰败前的社会背景和地位,自然会有机会接触清朝皇族和朝廷的不为人知的内幕,而作者会有意无意的在作品中有所表现。比如刘心武老师就考证作品中的秦可卿的原型是康熙朝废太子胤礽之长子弘皙的妹妹。而当时正是清朝大兴文字狱的时期,作者不可能不有所顾忌。再者,书中所涉及的许多生活原型,在《红楼梦》写作的时候尚在世,有些人还可能是作者的长辈,作者不可能不照顾他们的隐私,《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就有:“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聊聊矣!不怨(悲)夫!”第三,书中涉及到了曹氏家族的某些丑陋龌龊,这些作者也不便明明白白的交待出来,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含蓄的文风,也是《红楼梦》一大魅力所在。

  其次,曹雪芹的《红楼梦》,是一部诗化了的小说。它那行云流水般的行文中,处处沁透着诗情的芬芳。《红楼梦》中的大量诗词曲赋,犹如镶嵌在碧海青天里的珍珠和星星,闪耀出奇异的光芒。《红楼梦》是“文备众体”的诗词百科全书,据统计,五律9首,七律37首,排律2首,歌行2首,乐府1首)词:18首;曲:18首;赋:1篇;歌:3首;偈:4首;谣:1首;谚:1首;赞文:1篇;诔文:1篇;灯谜诗:13首;诗谜:11首;曲谜:1首;酒令:16首;牙牌令:7首;骈文:1篇;拟古文:1篇书启:3篇;寓言:1则;对句:2则;对联:22副;匾额:18个,总计225篇,除去匾额还有207篇诗文。其中具备中国文学史上众多体裁的诗文佳作,不啻为一部个人撰写的小型《文选》。人们通所说的“红楼梦诗词”,其实是“红楼梦诗词曲赋”的略称,它还包括“诗词曲赋”以外的各种韵文体裁。

  第三,《红楼梦》是一部世情小说。与明末隆庆、万历年间(公元1567-1619年)出现的,被清代评论家张竹坡誉为“天下第一奇书”的小说《金瓶梅》相比,《金瓶梅》体现的是尚俗,写世情不在于一般的描摹,而是刻意的暴露,笔调暴露通俗,它所体现的精神实质是现实世界的物欲横流以致物极必反,应该属于詈世之作;而《红楼梦》所要表达的是,在家族命运的背景下,贾宝玉从梦幻到梦醒、幻灭的过程。它是兼具浪漫主义和写实主义的作品,笔调含蓄优雅、富有诗意,体现的精神实质是一种梦幻般的追求在现实社会中的幻灭,《红楼梦》是小说中的崇雅之作。它更以曹家为原型,通过小说的形式,由一家而写及天下国家。它的基调是“哀而不怨”。这两部书所反映的作者的学识修养,人生境界以及才情的高下是不言而喻的。

  鲁迅先生评说《三国演义》塑造人物“欲显刘备之长厚而似伪,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一语中的。而金圣叹评价施耐庵描写人物:“《水浒》所叙,叙一百八人,人皆有其性情,人皆有其气质,人皆有其形状,人皆有其声口。夫以一手而画数面,则将有兄弟之形;一口而吹数声。斯不免再吷也。”但与《红楼梦》比较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我们来谈一下晴雯,她很幸运,因为她是现存的《石头记》版本里面结局最为完整的一个人物,并且曹雪芹还为她写了一篇哀伤的《芙蓉女儿诔》。先说相貌,故事里的晴雯无疑是美丽的,而且她的美丽在丫鬟中是名列前茅的。她的性格也很复杂。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骂小红我们看到的是不畏权贵的晴雯;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撕扇子我们看到的是没有心机天真娇憨的晴雯;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带病补雀金裘我们看到的是心灵手巧的晴雯;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怒骂王善保家的我们看到的是“心比天高”不屈不挠的晴雯。二十四回《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打趣麝月我们看口无遮拦的晴雯……,然而在作者笔下,还有一个不会做人的晴雯。说话尖刻,爱抱怨,性格暴躁,骄纵蛮横甚至近乎残忍。“坠儿只得前凑。晴雯便冷不防欠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向枕边取了一丈青,向他手上乱戳,口内骂道:‵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坠儿疼的乱哭乱喊。”(第五十二回);“晴雯听他说“我们”两个字,自然是他和宝玉了,不觉又添了酸意,冷笑几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上‘我们’了!”袭人羞的脸紫胀起来,想一想,原来是自己把话说错了” (第三十一回)。正是这种神似的生活化的性格展示,使人往往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做出不同的评价。看过红楼的人拥黛抑薛也好,右薛左黛也罢。正说明了曹雪芹描写人物注意全方位多角度的展示和刻画,让人性中的善与恶完美的统一在一个个体身上,写出的是一个个鲜活灵动的“真实的人”。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中指出:“至于说到《红楼梦》的价值,可是在中国底小说中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其要点在敢于如实描写,并无讳饰,和以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总之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被打破了。”

  最后,《红楼梦》之所以问世百年来,深受世人的喜爱,特别是在中国文人当中,并在社会上形成所谓的“红学”。还在于《红楼梦》是一个悲剧,对社会人生进行了一种全景展示。他揭示了人生和社会的悲剧本质。并从一个文人的角度,提出了社会人生的解脱之道。至少故事安排贾宝玉出家,让曹雪芹实现了自己的人生追求。在小说里,有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官吏;有见风使舵,奉承拍马的差役;有美丽善良心灵手巧对自己人生无能为力的丫环;有终年辛苦劳作,衣食不饱的贩夫走卒;有恃强凌弱,丧尽天良的贵族老爷;有外表美若天仙,精明干练,内心狠毒的贵夫人;有有恃无恐,打死人之后一走了之的恶霸;有整天无所事事,不学无术的少爷公子;有美丽善良不能把握自己命运的贵族小姐……他们共同构成了这个虚拟而又近乎现实的书中世界。而他们都是不自由的,每个人身上都有精神倾轧的创伤。人与人之间的倾轧是不自觉的,而又不得不为之,他们很少是蛇蝎心肠,即便是王熙凤等人,也有美丽善良的一面。他们无不奋力反抗,而又不能不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所以,王国维先生评价说:“悲剧之中,又有三种之别:第一种之悲剧,由极恶之人,极其所能有之能力,以交构之者。第二种,由于盲目的命运者。第三种之悲剧,由于剧中之人物之位置及关系不得不然者。非必有蛇蝎之性质与意外之变故,但由普通之人,普通之境遇,逼之不得不如是。彼等明知其害,交施之而交受之,各加以力而各不任其咎,此种悲剧,其感人贤于前二者远甚。”

  《红楼梦》是一部不朽的名著。虽然社会人生是悲剧性质的,然而曹雪芹仍然创作《红楼梦》的目的,正像中国其他的知识分子一样,往往“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体现了他们想要充当社会脊梁改变世风的社会良知和社会责任感。《红楼梦》在展示给世人无尽的魅力的同时,也留给世人无尽的谜团,留给世人无尽的想象空间,让我们去不懈的探索,从中吸取营养,积极地面对人生。

  部分观点及资料来源于互联网

  同时参阅王国维《红楼梦评论》

  注①宗学,就是专为宗室(清显祖塔克世的本支子孙皇族)所设的官学。清初时期,本来在顺治九年就设立过宗学,到康熙十二年因下令"宗室子弟各就本府读书",即等于将宗学撤销。雍正二年,复行设立。这时的制度是:八旗宗室按左右翼(清代制度分八旗为左右两翼:左翼是厢黄、正白、厢白、正蓝四旗,居京城的东半边;右翼是正黄、正红、厢红、厢蓝四旗,居京城的西半边)分设宗学,凡王、贝勒、贝子、公、将军等级和闲散宗室的子弟十八岁以下的入学读书(十九岁以上的亦接受),有愿在家读书的,听之。每学以王公一人总其事,下设正教长(后名总管)二人、副教长(后名副管)八人,皆由宗室担任;清书教习二人,以罢闲满官及进士、举、贡、生员之善翻译者充补;骑射教习二人,以罢闲官及护军校、护军之善射者充补;汉书教习无定额,每学生十人设教习一人,由举、贡考补(例如,在《儒林外史》第二十回里,就写到优贡考教习的事)。每月考试一次,每春秋二季宗人府考试,又每五年大考试一次。仅教长有官俸,教习只给银米衣服,学生月给文具及冬夏冰炭等物。左翼宗学校址位于今东城区内务部街的北京第二中学。右翼宗学1949年改为北京市第三中学。

  扩展阅读:华夏一词的历史浅析

(责任编辑:ITLetou亚洲民工)
------分隔线----------------------------